当前位置: 首页  »  教育政务  »  党务公开  »  基层党建
为了有一个良好的工作条件——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优秀征文
发布时间: 2018-12-14 | 来源: 济源市教育局 | 作者: 田孝东

    我是1975年参加教育工作的,从山区学校到城市学校,我只想有一个良好的工作条件。作为一名退休教师,自然成为改革开放四十年教育事业发展的见证者、亲历者和亲为者。忆往昔峥嵘岁月稠,我仅从校舍与业务这个角度,释放一点我的初心热情。

  一、 汤帝庙上的一盏马灯

  今年是我的首届学生毕业四十周年,我们欢聚一堂,遥想当年,心潮激荡。座谈会现场,我这个“老班”欣然挥毫:

  四十年前同窗,逢石就读,少年俊才,岁月峥嵘;

  十九大后共聚,宏安盛会,壮年初心,春光灿烂。

  横批“胜似兰亭”,师生们争相在楹联下合影。

  四十年前的山区学校,大都在破庙里,窑洞里,正应验了一句俗话“贼不偷学校”。那时学校不通电,但教师们仍一律住校,马灯、美孚灯相伴,备课、批改作业。逢石学校就在汤帝庙,我在此上学,又在此教书。经常提着一盏马灯,从家里到学校,不怕刮风,又能照明办公,十分方便。山区的夜色都能吓住昏暗的灯光,夜深人静,心里也真有点害怕,不断地去拨灯头。那时经常熬夜,两个鼻孔也成了“烟囱”。黎明即起,提着马灯回家,挑几担水,打扫庭院,然后再到学校和学生一起上早操。因为母亲患严重的类风湿病,我又是长子,从上学到放学,从来没有想过吃一碗现成饭,这就更加剧我对良好工作条件的向往。

  我求学时的初中高中是在“文革”中度过的,从教之后,“知来者之可追”,教然后知不足,而那时的教育报刊奇缺。我订了一份《山西日报》,受益匪浅,每份必读,连什么剧院演什么戏,都给看完。后来《诗刊》杂志复刊,我刚订阅一年,邮递员告诉我停刊了。我急切地给柯岩寄上一封信:

  尊敬的柯岩妈妈:

  我是王屋山区一名普通的青年教师,《诗刊》的老订户,《周总理,您在哪里?》的忠实读者。听说《诗刊》停刊,我很有一种失落感。毕竟山区交通不便,信息闭塞,特去信打听。

  不久,柯老回信:

  谢谢你对《诗刊》的鼓励!《诗刊》并未停刊,现在给你免费寄上全年杂志,望你续订为盼!

  现在想想,计划经济时期,邮递员也畏难:每天背着大邮包,徒步往返几十里山路,跑到各学校分发,真是不容易。

  无论从教条件多么艰苦,我们总算有个盼头。邓公一席话使我们当时的教师心花怒放:“毛主席说我‘人才难得’。我自告奋勇抓教育。要把教育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!”

  这声音今天仍感振聋发聩。

  二、集资建校时的一张地图

  从1978年到1988年,是集资建校的鼎盛时期。“再穷不能穷学校,再苦不能苦孩子”,是当年著名的口号,“最好的房子是学校”是当时干部群众的时髦用语。山区父老乡亲确实尊师重教,在十年九旱的情况下,除了正常的交公粮、交提留粮、交集资款以外,还负担着大量的民办教师的薪酬,即征收教育附加费,并将建校工程分摊到户。济源县后来被评为全国基础教育先进县,受到国家教委的表彰,是当之无愧的。经过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努力,办学条件初步得到改善。继“一无两有(无危房,有教室,有课桌凳)”实现之后,又提出“六配套”“三室建设”等基本要求,全体教师积极行动。一时间,下冶逢石学校,大峪仙口学校等一批深山区学校成为全县重点表彰的优秀典型,对改善办学条件更具引领推广作用。我现在还精心保存有父亲当年当校长时的工作笔记,哪个教师兑现了什么,制做了什么等等都详细记录着。学校给予的最高奖励是30斤小麦,真符合中央“分级办学,分级管理”的精神,因为逢石学校属逢北村所管,奖品就是一把粮食。

  办学条件初步改善,但也不是那样完善,我的办公室就长年挤在不宜久留的仪器室里。那时开始普及九年义务教育,其中更为关键的是解决青黄不接的师资问题,不少学校仍无法开齐开足全部课程。因为地理课无人教,我就干起来再学,解决学校的燃眉之急。我手头唯一的杂志是地理版的《河南教研》,它是我的良师益友,我戏称“半部论语治天下”。学校经费开支困难,我就自己动手,土法上马,因陋就简绘制教学挂图,为的是地理直观教学。一张地图早上打格放大,中午分层塗色,晚上晾干以后,按照地图册的要求,一手掌灯,一手执笔,标注地理事物名称,可以说长夜与地图共眠。前后将近十年,边教边绘,边绘边教,共绘初高中教学挂图400余张。地理教学成绩上去了,乡中心校让我巡回各校辅导,县函授部也把山区教师大专函授考前地理辅导的任务交给了我。到了1988年,全国兴起优质课大赛。逢石学校教师在没有弄懂啥叫“优质课”的情况下,独独听我一堂课,我便带着同事的重托,参加了焦作市地理优质课大赛,荣获一等奖。焦作市教委又专题举办了我的教学挂图展,从那时起不少学校争相聘请。

  碧波之下藏乡愁,逢石湖畔走出来。小浪底水库兴建,逢石学校被淹没,但它永远是我们的精神家园!

  三、子弟中学时的一篇文章

  从1988年到1998年,是我市“双基(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、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)”教育攻坚阶段,决胜阶段,也是我市小学、初中、高中定点布局的调整改革阶段。我于1991年被聘到济源市唯一的市直初中职工子弟中学,教首届毕业班。该校以后改为实验中学。因为我写了一封谈地理中考的信,被河南省教委聘为地理学科通讯员(每个学科只有四个人)。从此,由绘制地图转为撰写论文,次年被评为焦作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。我在教课的同时,还负责撰写上报材料、通讯报道和校园文化宣传。因此,身在兵位,胸怀帅谋,对深化教育体制改革的政策,经常性地进行学习和思考。我曾在《教育时报》发表过长篇通讯“李校长亮丑正校风”,两个月后,该报编辑又在头版发表评论“赞‘亮丑正校风’”,开头引用原文“报载,济源市职工子弟中学获得众多省级以上荣誉,然而校长李东阳只字不提,相反,校园挂起了意见箱,设立了曝光栏……。”李校长高兴地说,又为我校宣传一次。

  这期间,我难忘的是教师“三字一话”教学基本功系列达标。子弟中学全体教师现场比赛,并随即颁奖。我除了普通话未能领先外,获得三项第一,综合成绩第一,获得的奖品都是当时流行的手包,一会时间,发了一堆,分给身边的同事,皆大欢喜。

  现在,实验中学全部改造一新,当年的校容校貌荡然无存。那是2014年的一天,应邀和教师座谈,我满含深情:“实验中学,我有着独特的情感。37岁时,子弟中学初建,被聘下山,工作于斯。如今62岁,蓦然回首,那段岁月还藏匿于心中,并与生命融为一体。旧楼拆掉,拆不掉我对学校的怀恋,新楼树起,仍树立在原来那块热土,无论新楼旧楼,都是我的精神家园。王校长带领大家攀登新高峰,这也是我的心愿、我的憧憬、我的追求,我愿和大家协作共事!”

  四、教研室时的一套教材

  从1998年到2008年,是认真学习贯彻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》的时期,我市深入抓好实施素质教育的工作。到2002年,全市中小学启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实验区工作,成立了“课改实验领导小组”和“课改实验专家指导小组”,教育行政人员、教研员、校长以及参加课改的全体教师在不同层次上接受了通识培训、新课程培训和新教材培训。随着政府办学力度的加大,我市相继建成沁园中学、太行路学校,济渎路学校等,并和济水一中、北海中学,特钢学校等一起纳入市直中学行列。各学校不断提升办学水平,大力推进方式、内容的创新,争着“办人民满意的教育。”1999年,济源市学陶师陶活动成为全省优秀典型,我作为全省唯一代表,参加了全国学陶师陶报告会。

  课改伊始,为健全教研队伍,我于2002年调入市教研室,和广大教研员一道,深入教学第一线,同教师一起集思广益,兼容并蓄,互相启发切磋,倡导开放开明的教学风气。除此之外,我把一定时间和精力用于三级课程开发与管理,参与了国家教材高中地理选修,初中商务版地理、初中历史与社会和自然地理的编写,参与了地方课程地理省情的编写。想起在上海、在北京、在郑州编写教材的情形,更让人感觉到凝心聚力,夜以继日,进行教材开发,那种责任和使命,集中体现在字里行间。

  在这改革开放的第三个十年,教研员,专职督学,教育关工委秘书,业务需要,使命使然,让我跑遍全市每一所学校。看校容,忆改革,谈发展,我们更加注重提升内涵,和广大一线教师建立了交流平台。

  五、沁园中学的一本日记

  从2008年到2018年,开启了我的退休生活。我把自己从教的经历概括为三句话:当一天过去的时候,把终点当成起点;从山区进城之后,把顺境当成逆境;从岗位退下之后,把晚霞当成朝霞。我在退休之时,立即将父亲写在废卷纸上的《六十初度》诗重新书写装裱,挂在客厅,以警示自己不忘初心。诗曰:

  六秩寿诞秋月圆,讲坛执教四十年。

  粉笔万枝飞瑞雪,丹心一片系党言。

  移来星斗银河亮,扫尽迷云大道宽。

  蚕丝吐尽浑身劲,着眼未来壮志坚。

  党和政府对离退休教师十分关心,给我们报销书报杂志,并挨家挨户送上门。老干部科一班人对离退休教师有喜必贺、有病必访,有难必帮,把大家庭的温暖送到离退休教师的心坎上。每年组织离退休教师看教育、知教育、议教育,使我们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赞美教育,服务教育。这期间,我市顺利通过教育均衡检查验收,标志着教育事业发展呈现空前喜人的局面。无数事例不胜枚举。

  著名外语教育专家,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陈琳,今年96岁高龄,还在给学生上课,且从来都是站着。他说:“希望我的遗骨也永远站立着,继续为我国的教育事业服务!”“只要活着,就要工作。我要当百岁教书匠!”这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,在他们面前,我们绝不敢说什么老、什么困难障碍、什么身体不行。

  多年来,我在沁园中学代了几节课,和广大师生朝夕相处。我每天都用日记的形式定格那些让我感动的人和事。当我为教师起草上报材料的时候,当我撰写最美教师颁奖辞的时候,当我推荐优质课教师的时候,当我和教师进行课题研究的时候,我的日记都在讲述沁中人的故事,抒发沁中人的情感,凝聚沁中人的精神。同时,我的日记也是在一日三省,当一天过去的时候,我都要思考,今天我为教育做了些什么,有没有愧对师生,怎样把明天的步子迈得更扎实?

 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,想起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改革开放的大门越来越大的英明论断,想起“两个百年”的奋斗目标,我愿给生命加上功业的刻度,而不愿虚度。